顶点小说网 > 狂神 > 第五章 首席之争(三)

第五章 首席之争(三)

顶点小说网 www.dingdianzww.com,最快更新狂神 !

    第五章 首席之争(三)(本章免费)

    我静静的坐着调息体内的能量,将散乱的天雷卸甲真气重新会聚,对场内其他的事情冲耳不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感觉到真气已经渐渐的恢复了最佳状态,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台边,正好看到一个结尾片段,凤鹃挥舞着大锤子把她的对手连人带剑轰下了擂台。真是恐怖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班主任老师宣布:“凤鹃胜,四分之一决赛结束,下面开始半决赛,第一场,雷翔对风问。请比赛选手入场。”

    该我了?看来刚才我入定的时间还真不短啊。走上擂台,我站到一边。微风抚面,眼前一花,对面就多了个人,好快的速度,我心中不禁一懔。

    这就是风问了,身材匀称,手中拿着一柄长剑。他微笑道:“刚才看了你的比赛,我知道你很强,但我已经有应付你的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来吧。”为了不让对方用魔法,我第一次主动进攻,左脚踏前身体向前飚射,一拳轰出。强劲的斗气罩向风问,劲风刮的他衣襟咧咧做响,就在即将命中的时候,面前的风问突然消失了,我这威力无比的一拳居然打在了空气中,他不但速度快,斗气也很强,竟然能从我的斗气场中逃走。

    我一愣神的功夫,就觉的身后一道尖风袭来,我并没有闪躲,转过身用胸口来挡对方的进攻,又是一拳迅速的轰出。

    一道风箭准确的命中我的胸口,可我的拳却又打空了,风问站在擂台的另一边惊讶的道:“你的防御力真是高啊,我这种强度的风箭你都能硬接。”

    风问围着我飞速转了起来,不时给我个风箭、风刃之类的魔法,根本就不和我硬碰,我四处挥拳只是白白浪费力气。我的天雷卸甲斗气强度还太低,不能及远,根本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。啊,对了,我可以把暗黑魔法融合到斗气中,就象上回硬档父亲的攻击那样。

    我站到擂台中央,任由他的风系魔法洗礼,外衣在他的风系魔法下破碎的更厉害了,露出了内衣和双臂精壮的肌肉。我暗暗的观察着他移动的方位,不断的在体内集中暗黑力,冰凉通透的感觉顿时充满全身,感官也随之灵敏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风问一边攻击一边暗想,照这样下去,也许打不破他的防御罩我的魔法、斗气就要用完了,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那么结实,不行,要出绝招才行,想到这里,风问大吼一声:“疾风魔狼剑。”

    他将全身的斗气完全会聚到长剑上,再用风系魔法为自己加速直冲过来,身体在空中高速旋转着,离我还有5米时,他的斗气就已经刺的我皮肤隐隐做痛,这要被他扎上,即使以我的防御力恐怕也要受伤。我大喝一声:“来的好。”运足已经凝聚好暗黑力,迎面就是一拳轰向他。

    一道黑白相间的斗气应拳而出,我就不信拼力量我会输,就在两股力量要相撞的刹那,空中的风问居然不可思意的向左侧一翻,躲开了我必杀的一拳,长剑依然向我胸口刺来。风问是利用风系魔法而改变的方向,不论我怎么闪躲他都能追着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危急的时刻,我的心居然静了下来,清楚的感觉到他攻来的方向,大吼一声:“狂雷惊天。”迎着他攻来的剑化出漫天拳影,将他所有可移动的方位全部封死,逼他和我硬拼。

    风问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这样的技巧,已经无法再躲开了,他一咬牙猛的加速冲来。”轰。”剑和拳终于在空中撞上了,我吃亏在力量太分散,虽然绝对的力量要比他大上不少,可还是吃了亏。

    我胸口的内衣被长剑发出的斗气刺破,并在胸肌上留下了一道深半寸的血痕,血顺着胸口留了出来,体内的经脉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。我喘和粗气单膝跪地用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,这是我自兽人皇城出来后第一次受伤。

    风问表面看来比我要好一些,但体力也消耗非常大,长剑由于经不住刚才巨大的冲力只剩了一半,他同样单膝跪地用断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体内的经脉却被我强大的力量震的损伤惨重,冰冷的感觉满布他的全身,他正在拼命用斗气化解入侵的暗黑力。

    我用左手在胸口上点了几下,封住血脉,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,晃了几晃才勉强站稳。我第一次对父亲一力降十惠的功法产生了疑惑,也第一次认识到了技巧的重要性。现在我要想取胜异常艰难,体力消耗实在太大,再加上胸口的伤,稍微一移动钻心的疼痛就侵袭过来。冷汗已经浸透了内衣。

    风问也同样摇晃的站了起来,道:“还要再打吗?”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。我苦笑道:“如果你还能进攻的话,我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看来便宜凤鹃了。”他说完这句话我们俩同时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班主任老师赶快跳上擂台,看了看我们的伤势,发现没有生命危险,松了口气道:“两败俱伤?快,同学们把他们送到医务室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那里,好浓的药味,我勉强的睁开眼睛,挣扎着要坐起来,可刚稍微一动一阵巨痛从胸口传来,只好又倒回了床上,我感觉到胸口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。我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,勉强侧头一看。在我旁边的床上躺着风问。这里应该是医务室吧。

    我运起暗黑力查看体内的经脉,胸口的几条已经堵塞了,还好我的天雷卸甲挡住了大部分斗气,否则,伤到心脉就麻烦了。我用暗黑力一点一点疏通着堵塞的经脉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听见好像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小子,怎么还没醒。不就是个班长,这么拼命,要拼命也等到年级大比武的时候再拼好了,这下可好,刚开学就都躺进了医务室。”是庄老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一个冰凉的小手放在我头上,“还好,没发烧,应该没有什么炎症。”不受控制的,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,她为什么这么关心我,难道就是因为我是她的学生吗?

    “风问怎么回事,按说他应该没有雷翔的伤重啊,可怎么还不醒,他的身上怎么这么凉。”庄老师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{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,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}